16 August 2014

Alone.

我以为时间可以带走很多的
我累了
每当以为没事的时候其实都有事
我难过了
我哭了
可是又可以怎样
思念本来就是一种病
酒可以麻痹思念
烟可以理清视线
我们都在为什么努力着
什么时候才可以从噩梦解脱

明明说了不分离 要一直一直在一起
结果呢 抛弃信言的人是谁
给不起的承诺不要给
如果不知道永远多远 不要说永远